信丰县股票配资拖欠10亿元的云南资本 旗下公司爆买沃森生物又遭5.3亿业绩变脸!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4
  • 来源:电视炒股,同花顺炒股软件下载,炒股案例

  1月15日,2018年首个省级平台违约一事有了新的进展,云南国有资本运营有限公信丰县股票配资司(简称云南资本)与中融信托发布了一份联合公告,对“中融信托嘉润30号”、“嘉润31号”的兑付安排进行了说明,称两个信托的剩余全部款项最迟将于1月16日支付到信托财产专户。

  此事于1月13日下午曝出,当时网络上流传一份中融信托嘉润31号的信托信批文件,根据该文件显示,借款人云南资本到期未能偿还,导致中融信托两款产品先后延期。

  无独有偶,云南资本持股的云南省工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(简称云南工投)最近也遇到麻烦了。云南工投持有沃森生物12.07%的股份,是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。1月12日晚间,沃森生物发布2017年度业绩信丰县股票配资预告修正公告,与2017年11月2日发布的业绩预告相比,从盈利3000万元~5100万元变更为亏损5.335亿元~5.385亿元。

  拖欠中融信托近10亿

  根据上述信托信批文件显示,1月11日,中融信托向“嘉润31号”投资人发送了一封函件称,因项目借款人未能按时偿还全部信托贷款本息,信托计划按照合同约定延期。

  除了“嘉润31号”,中融信托旗下另一款产品“嘉润30号”也与云南资本有关。该产品向深圳润道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发放信托贷款以进行资产收购、重组及开发运营,由云南资本为借款人的还款义务提供连带责任担保。其中,润道资产也是云南资本旗下公司。

  据悉,嘉润31号、嘉润30号分别募信丰县股票配资集资金8亿元和7亿元,融资方为云南资本,期限为24个月,到期日为2017年12月15日,清算期约定为10个工作日。截信丰县股票配资至目前,两信托计划已累计还款6亿元,但尚欠资金本息近10亿元。然而中融信托在项目到期前后多次到现场或发函督促其还款,借款人未能按时偿还全部信托贷款本息。

  2017年12月27日,云南资本出具《沟通协调函》,承诺于2018年1月10日偿还完毕。不过,到了约定时间,云南资本仍然未能偿还。

  对此,云南资本表示,由于省政府的资金支持审批流程尚未完成的原因,因而无法按时足额偿付,其表示云南省国资委已答复,拟对公司进行注资。

  根据云南资本官网2017年9月25日信丰县股票配资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上半年,公司负债总额为448.61亿元,资产总额为566.65亿元。据此计算,公司资产负债率为79.17%。事实上,截至2015年年末,云南资本负债总额、资产总额分别为65.95亿元和170.26亿元,资产负债率仅为38.73%。从2015年年末到2017年年中,公司资产负债率迅速从38.73%升至79.17%。

  云南资本(前身为圣乙投资)债务迅速膨胀,或与承接云南煤化工集团债务有关。2016年6月,云南煤化工集团申请破产重整。在此过程中,仅由云南资本承接的12云煤化MTN1、15 云煤化MTN001、14云煤化PPN004、14云煤化PPN003和15滇洁能PPN001五只中期票据的债务,合计债务就高达62亿元。

  2017年10月,法院通过云南煤化工集团破产重整,公司650亿元负债中的500余亿元得到清偿。云南煤化工债务问题得到化解,云南资本却背上了沉重的债务。

  沃森生物业绩变脸

  据云南资本官网显示,公司除了逐步接收划转的国有股权,在投融资板块,需要促进相关产业链的整合重组,推动云南产业结构转型升级。

  或许,在云南资本的规划中,旗下云南工投收购沃森生物股份,就是促进云南生物产业的发展。

  2016年3月云南国资委向云南资本划拨23.04亿元云南工投出资份额,完成后云南资本成为云南工投第二大股东,持股比例达36%。云南资本进入云南工投后不久,2016年9月,云南工投就与玉溪地产达成协议,以12.35亿元收购玉溪地产持有的1.23亿股沃森生物股票。股份转让后,工投集团将持有公司股份8.76%(增发股票上市后,比例降至8%)。

  此后,云南工投持续买入沃森生物股票,截至2017年三季度,持股比例已达12.07%,粗略计算,耗资超过20亿元。

  2017年,沃森生物股价连续上涨。不过,近期沃森生物对赌失败,导致公司业绩大变脸,这或许给此项投资蒙上阴影。

  沃森生物于2014年和2016年签署河北大安股权转让协议,协议约定河北大安在 2017-2019年血浆采集规模应不低于150吨、200吨和250吨。

  2017年河北大安的实际采浆量为91.13 吨,仅完成应采规模的61%。经沃森生物测算,2017年将对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4.57亿元。其中,承担河北大安赔付责任产生的应收账款损失3.34亿元,计提资产减值1.22亿元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早在2017年10月14日,大安制药目前控股方博晖创新就预计,大安2017年采浆量达到承诺的可能性较低。而沃森生物在当年11月2日公布的2017年业绩预告中,则完全没有考虑到对赌承诺不能实现的问题。

  截至1月15日收盘,沃森生物报20.05元,下跌2.15%。公司股价跌幅不大,或许与公司新药研发有关。1月12日晚间,沃森生物发布了关于13价肺炎球菌多糖结合疫苗Ⅲ期临床试验结果达到预设评价标准的公告。

  沃森生物表示,公司是继辉瑞公司之后全球第二个III期临床试验获得成功的13价疫苗的企业。

  有趣的是,新药研发如此成功,公司创始人暨董事长李云春却在2017年减持。2017年7月14日,李元春向云南工投转让2829.30万股,减持完成后,李元春持股比例从7.91下降至6.07%。此外,十大股东中刘俊辉也在减持,2017年9月6日和9月12日,分别减持549.30万股和343.77万股。